UniAspects°

關於部落格
單向度
  • 486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思想地下室:詩筆書房,革命街頭 活動側寫

原文刊載於極光電子報268期
◎ Our birth in Rebirth
 
  走進Rebirth Café and Resturant,燈光輕軟,適合讓視線在寫滿故事的每一頁著床。下樓,在架上擺滿外文書的地下室,更適合讓新的思考透過對話,在這充滿人文氛圍的秘密空間中孕育而生。於是,由獨立青年陣線、TWLS台灣文學研究討論會主辦,台灣教授協會協辦的「思想地下室」系列座談,就在這裡展開了第一次的對話與思索。
 
  「思想地下室」是青年學生與社會與談人的對談平台,針對現下台灣社會的各種議題,提出不同世代的經驗與觀點進行互動交流,並鼓勵青年的社會關懷與實踐。因此,「思想地下室」第一次進行的「沉思」,由政大台文所的江昺崙主持,邀請詩人吳晟與台大中文所李威寰共同針對最近的「農運」議題,分享自己從書房中的文學創作到走上街頭參與抗爭的心路歷程,以及對文學與社會現實的思考。
 
◎ 文學之路:與鄉土的羈絆
 
  吳晟老師以親切的台語開場,從自己北上讀「建國」開始談起。當時,他常常去明星咖啡館樓梯口下,周夢蝶的書攤買書,但是卻一直沒有上樓,笑稱自己就這麼與文壇「明星」擦肩而過,當不成明星,只好當「鄉土」作家。當時來到台北的學生們,更多是繼續深造,但吳晟老師卻選擇離開台北,回到鄉土,跟著母親一起擔負農事,吳晟老師的筆對鄉土的關心也自此而始。農村、農業、農民與農地,吳晟老師從跟隨母親擔負農務的生活中,發現母親勤儉、環保、惜物的生活智慧與土地息息相關,這樣的思維內化為他的文學思考,也成為書寫的主軸。然而,吳晟老師透過土地所領悟到的,竟是逐步走向毀滅的預告……
 
  台大中文所的威寰,則是在北上求學後看見「城鄉差距」,雖然體會到都市人在價值觀上的不同、以及對城市以外的鄉村無所認識,但也更進一步接觸到發自鄉土的社會脈動。他重新思索自己錯過的「搶救八色鳥,反湖山水庫」,並為了「大埔毀田事件」走上街頭,同時,在自己的文學領域中察覺:文學越能帶有普遍性情感,越能打動人心,學文學的人更應該對人情、社會有感。因此,威寰除了對農運的持續關心,也開始反思學術與社會的連結是否過於薄弱。
 
◎ 土地,正在流血;農民,欲哭無淚
 
  吳晟老師與威寰在各自的文學實踐中重新回到了鄉土,但是回到了現實中的土地,卻已千瘡百孔。工業區不但與農民搶水,借用圳水還提不出時間表;官署卸責互踢皮球,工程開發卻一日無遲;胡扯的環評報告量化了經濟產值,人民卻只能依靠學術量化後的社會成本數值加以反駁;環保局將環保團體視為「環保流氓」,卻無感於工業開發案對環境的破壞;已開發的工業區無人進駐,卻不斷開建新的工業區。這塊土地,正以極其荒謬的方式被傷害著,同時,看天吃飯靠地收成的農民,也面臨著永無止盡的剝削。
 
  那麼,我們又應該面對如此荒謬的現實?
 
  「知識必須轉化為行動!」吳晟老師堅定地與在場的大家分享,他長年透過書寫,反映這悲痛的現實關心,但效果是有限的。老師於是身體力行,在書寫之外走上街頭,在街上的革命,遇見了一樣對土地有所關懷的威寰。在學術與社會之間,威寰也提供了他的實踐經驗,和與會的大家分享,在這場初次的對話與思索中,我看見了文學與社會的交點。
 
  其實,根本就不應該有這些壓迫讓我們必須走上街頭,但面對這些問題,我們是否也能盡一些心力愛護我們的土地,重新建構人地的和諧關係,期許子孫能有一個永續發展的未來,還給農民也還給自己與自然之間正常的取求關係?
 
  那麼,我們期待能在下一場思索與下一個街頭相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