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單向度
  • 4905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隨筆] 流浪



  搭上禮拜四晚上十一點半的夜車,緩緩駛出轉運站。雖然已是午夜,但我對台北的印象少有日與夜的分別,在南北往返之間,往往是睡眠佔去了對時間的感覺。一醒來,忘了那些沒來由的憂鬱和思念,在都市叢林裡一個人的漫遊。我習慣無意識的抬頭,裁一片藍天白雲來填補心裡那塊失去顏色的畫布,現在卻多半是壓迫的玻璃帷幕,冷冷地反射我眼底的失意的灰。
  
  那些高聳林立的商業大樓現在隱沒在夜裡,不再需要仰望瞻仰這城市的高度,因為夜裡的台北剩下的景色,是橘黃色的路燈往未知的遠方蔓延,像是在黑色的布幕上作畫,畫著那些在夢裡吶喊的,像是珠寶一般的夢想,一珠一珠串連起來。

  窗外的潮濕和沉默也被關進車廂裡,除了一開始司機歡迎搭乘云云,電視運轉的頻率絲絲作響,零散幾位旅客調整坐姿爆出和椅面的摩擦,行車當中規律的引擎聲響……然後,剩下自己均勻的呼吸,以及無法入眠的凝望。
  

  凌晨一點五十分抵達台中轉運站,趁著轉車的空檔,我看著中港路上曾經熟悉的台中夜景,這個充滿了大學四年回憶的地方,也不過就短短四年,竟埋藏了這麼多無法割捨的記憶,多到讓我不敢相信它終有一天會是維持我在台北殘喘的能量。十分鐘的空檔換車,像是四年換了一個環境,只是接下來的方向,是持續往南……

  燈越來越少了,當我再從昏沉沉的睡意當中醒來,大概到了九如。在外地待久了,尤其越來越往北。那種所謂的台灣南北極端的差異就越趨明顯,但我卻無法將它們具體的說出來。路有多寬?天有多寬?透天厝或是公寓?那些不同都還不能詮釋那些微妙的特徵。

  我是從台北逃回來的,像是流亡一樣回到自己最熟悉的土地,迎接我的是過去也未曾詳細端凝的凌晨四點的夜、父親的白髮、陰鬱的天與家的沉默……那些已不復以往的變化似乎不再是我期待的歸屬,記憶中的家只能在遙遙的台北裡想像,我回家,也許仍舊在流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