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單向度
  • 4905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隨筆] 狹窄



  這城市一直以來擁擠得很不自然。

  像是久久才來的一班公車,發車時間其實頻繁,卻往往被困在交通的泥淖裡,汽車擠公車,公車躲機車,宛如土石流一般濃稠地流動著,門一開,簇擁著趕上車的人們你推我擠,誰管什麼先下後上的規律,還是外地人生怯的遲疑。擠,或被擠上了車,隨著突來的油門和煞車,車裡的人坐也好站也好,前傾後盪演奏不穩的重心。你靠得很近,近得可以數左邊那位打扮新潮的男學生,Airwalk雙肩包包的背帶到底繡了幾個扣,或者是斜前方那位老先生的頭髮髮渦是往左還往右,右邊坐著的那位先生到底不是真的睡著了,下一站下車的人和你擦過肩膀一次兩次,六個人下了車,兩個人投零錢……

  我也下了車,慣例和公車司機說聲謝謝。腳一踏地,目送這班第一次搭乘的1號公車離開,它跑在公車專用道上,約羅斯福路寬的六分之一,不寬不窄就只是一輛公車的寬度。前面一台公車剛放人下站,1號公車剛起步的急衝馬上又嘎機一聲收束震盪,幾乎快要和前車碰撞的距離看得我心驚膽顫。

  走進騎樓,大概四五步就走過一間店面,還來不及看清楚櫥窗裡到底賣了什麼珠光寶氣,或者溢散而出的香味已不能回鼻再想,因為一個無預警的逗號,就可能讓這幅敘述街景的文章亂了節奏,被比喻成行人的莽撞。騎樓間垂掛的布幕廣告通常讓我格外注意,但不是內容,而是幾乎削過髮頂的高度。吃飯的時候張不開手肘,因為桌椅的間隙緊張得缺乏寬容,往往一個碰觸就太過用力,道歉,也被壓縮得失去誠意。

  然而我卻看見一群城市的鳥倏地從站牌前群聚,然後飛起。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