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單向度
  • 4905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研究生活] 學術陷阱



  昨天所聚,隔壁桌的碩二學姐來碩一桌串門子打招呼,她問我從學期開始上課到現在,有沒有什麼不一樣的感覺。沉默了一會,回想兩個月來上課的情形,我說:

  「在研究所上課和過去比起來畢竟是不一樣的,學生不能再期待老師會主動給你什麼東西,而是要從老師說的每一句話當中,去瞭解自己認知有所不足的地方。不然上課真的愣著愣著就過了……」

  我必須承認,這是一種在不得不的環境裡唯一為自己尋找學術意義的方法。因為並不是每個教授都能告訴你「這門課該學什麼?」或「我會讓你們學到什麼?」,研究生必須由過去單純接收基本知識的被動角色,進化到「對資訊的瞭解、揀選、整理」,然後將這些浮游不定的概念整理、開發成一套論述,成為知識的「生產者」。

  學術的自信就好像產品的專利,如果自己的論點能被學術圈接納,那就好像壟斷了某種知識的專利一樣,後繼而來的研究者無一不依循、膜拜、瞻仰你的研究,即使你的論點在未來被翻案,仍舊能在後人的前行研究裡,貪婪地佔一個錯誤的美名-洞燭先機。有人會因此自滿,在這類型的學者眼中,研究或許不再是一種對學術單純的渴求,而成了追求某些頭銜、某些虛榮的理由。

  這是學者的陷阱,我不會想要成為這樣的學者,我也確實看見有研究風範的老師,儘管在領域享有盛名,卻依舊平靜而篤實地追求理想的研究。

  那天上課,老師說:「其實我不太教自己很熟的東西……」的確讓我驚訝了。這就好比突然要擅長教國語的我突然去教英語一樣,在台上拼命回想教案,面對台下的冷場、學生的喧鬧,幾乎無以措足等待下課鈴聲響起的一瞬間……面對自己不熟悉的知識,怎樣才能和學生侃侃而談,透過討論激發更多問題意識?

  老師說,其實她也希望自己也能廣泛閱讀更多的東西,所以她才特地選了新的論文和議題當教材,在思考教學的過程中,也把她自己過去的研究重新整理爬梳,適時應用補充。

  那只會讓我感嘆老師對日治時期的臺灣文學的大議題瞭解得有多透徹……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