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單向度
  • 4893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隨筆] 囚



  向僅有的一扇窗乞求一點陽光,透進來的卻是令人心灰意冷的雨,在哭。
  
  和過去住過的宿舍比起來,這裡的採光並不好,一進門如果沒有誰已經開了燈,那在門的後面依舊是宇宙初生無光的混沌。唯一一扇對外的窗戶因為被緊鄰的建築遮擋,所以我幾乎不曾看過陽光透進來,像是讓信徒膜拜的投影一般,於是我失去了信仰。

  也很少往外細看那些了無風趣的景色,焊死的鐵窗和露出半截身體的冷氣機,窗外哉養的植物常常偷渡一些蚊蟲進來,隔著一片小空地,一幢大樓矗立著,於是把這裡隔絕成黑色桃花源。

  已不像過去住在迎曦樓,如其名一般挺在金黃色的陽光底下,讓人隨時都能走到窗台浸淫在冬日難得的溫暖中,俯視操場上正在運動的人們像是小螞蟻一般的趣味,聽那些震耳欲聾的吆喝隱約回音。在這裡,只能聽,聽城市的焦慮隨著汽機車呼嘯而過,或者不耐煩地把喇吧按得很尖,刺傷駕駛的情緒,也刺痛我的寧靜。學校鐘聲悠悠的迴盪著,卻看不見下了課輕鬆得像是圓舞曲的步伐,踩在那些舊了的音符上……

  最近入了夜更不安寧,分不清楚是警車、救護車還是消防車的鳴笛突然大響,在街道間穿梭逡巡。這城市本來就擁擠,擠得讓恐懼得到傳染病的基因。你病了,我也病了,到底是那些不安是病?還是早已習以為常,依舊能安穩地入眠才是病?

  暫時被囚禁了,唯一的出口逃不出去,只有窗外那嗚嗚咽咽的冬雨逃得進來,讓我寫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