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單向度
  • 4893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研究生活] 檢討、失望與希望



  那天和某位班上同學聊到去外校修課的事情,在課堂上老師問了大家一個問題:

  「你們覺得進研究所之後,和當初想像的有很大的落差嗎?」

  那位同學和另外一位一起去外校修課的學姐只能在心裡暗自舉手,無奈的是,儘管身為文學組的我們抗議著,很多環境的因素和整體的條件腤啞了我們的筆,沒有辦法對現實產生任何幫助。更諷刺的是,我唯一能從中得到養分的,居然是學生自發組成的讀書會。真的能獲得些什麼的文學專課,除了在所上兼任的,同時也是我唯一認可的指導老師以外……沒有了。

  我很猶豫這樣的東西到底要不要以某種控訴式的話語或攻訐讓它迸發出來,因為這樣好像在嘲笑當時的自己做出這樣的選擇到底有多愚昧。「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是自信的勇氣還是天真的無知?我不知道。

  在讀書會聽見那些碩博班的學長姐或同學侃侃而談,在解剖那些令人興奮的議題時也同時讓我感到痛苦。因為我感覺自己好小好小,出於學術匱乏的焦慮盤據在我的腦袋裡越纏越緊。我當然也知道短短一個學期還不能積累些什麼,但是對照之下,招搖撞騙的課程名目根本沒辦法給我什麼希望。

  可以想像「旅遊文學」、「古典散文」、「現代散文」、「台灣文學史」全都可以被「旅遊」串起來嗎?每一門專課該有的內涵為甚麼都被閹割了?「學術與教學相結合」乍聽之下好像很有建設性,但是全部的文學專課都這樣,不就代表著教授根本不用備課?一學期聽好幾次研討會、讀書會,未嘗不是沒有幫助,但是坐在課堂上的時間卻因為教授隨意隨性的「設計」而被浪費了。應該透過講述來建構的學術基礎呢?教授到底想教給我們什麼?還是我們只是供她學術研究剝削的肥羊?其他系所也不見如此新穎的教學方式呢……

  至於論文如何產出我就不多說了。創所時乍看豐富的分組理念,卻因為主事者立場的側重或傾斜,讓我們這些文學人失去了期待。文學專任教授素質之劣更不用提了,那是用評鑑也沒辦法制衡的黑暗。


  這裡是我唯一的窗口,把這些感想寫在這裡,是因為我對學術的期待已經日益耗盡,也因為我還想觀望這個學術圈經不經得起考驗,更因為這些行徑與我的學術理想相悖,而我發誓不願墮落這輪迴。

  如果學術真的這麼令人失望……那麼我的希望就在更遠的,「你」永遠無法理解的那個地方。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