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單向度
  • 4893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隨筆] 父親節禮物



  還住在舊家的時候,我和老弟的房間跟爸媽的主臥室只有薄薄的一層夾板相隔。夾板的最上方並沒有封死,留了幾扇小小的窗口讓主臥室的冷氣可以流通到我們房間來。當然不只是冷氣,在入睡之前,我總會望著隔壁房投射在牆壁上的浮動光影,聽電視開著在耳鬢廝磨的頻率,然後沉睡在老爸偶爾累得大作的鼾聲當中。

  其實有一陣子我們是會互道晚安的,卻也忘了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又怎麼擺脫隨著成長而令人害羞的稱謂而開口。我只記得那天,我開始叫老爸「老爸」,老媽也不能倖免地要被我叫老好幾歲。一切好像就這麼自然。儘管我不願意承認是因為「把拔」、「馬麻」這個稱呼太孩子氣了,爸媽應該也覺得我已經不是會這麼叫他們的年紀了,但又不得不自責於,他們的老映襯了我的成長和改變。

  牆上掛著的結婚照,靦腆的笑容還青春著,某卷泛黃的錄影帶紀錄著宴客那天的他們,那個生命中最美的日子,但是不知不覺怎麼老了?我依舊是坐在機車後座,以往只能抬頭望著那個穿著綠色背心的寬闊背影,漸漸地,我穿越了肩線看見車前的景色;記憶中烏黑的短髮與頭旋的瘤,已開始退潮班白,過去還會特地染黑地不服老,已經變成一種隨性-老了就老了罷。

  老爸也曾經年輕過,然而那卻都是我不能記憶的記憶。像是朋友載著沿著工業區一路找職缺的日子,為了家計拼了命想負擔些什麼卻無奈的日子,那些一個人喝酒的,把那些說不出來的苦悶又吞回肚子裡的日子,我不知道卻不能不知道的,還有很多吧?

  也不知道能送什麼父親節禮物,既不西裝領帶,也不皮鞋鋼筆。以往的父親節,我們家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慶祝活動,即便今年為了慶祝父親節而特地訂了餐廳請爸媽吃飯,卻連一句父親節快樂都沒有說。有時候不知道是一種平平淡淡的習慣,還是那些事情你知我知,盡自己的本分就是一種最好的報答?

  我只知道,那些沒說出口的不會只是沒說出口,而你知道我會努力做到,就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