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單向度
  • 4880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隨筆] 過年



  回到台北,一些店面依舊撥放著熱鬧喧騰的賀年歌曲。雖然到元宵之前都還算是小過年,但開工之後,整個年節的氣氛確實沖淡了不少。也因此那些在寒流又侵襲的冷空氣中宛如鞭炮一般炸響著的樂音,現在聽來不免有點過了時。

  離開台北才一個禮拜多幾天,回來卻像走進另一個城市一樣,大概是南部的冬陽太豔,豔得寒暑不分,才讓時間斷開空間,儘管我知道問題在於,南北兩地如何能連得起來,但總想在一些細枝末微的角落,發現變化的意義而不只是遊子的感傷。

  於是我自告奮勇攬下了買春聯的任務,其實寫些什麼已經忘了,只記得念起來平平安安,但最重要的是,那是紅得發亮的底紙,金色的絲線勾勒著彷彿飄散著墨香的渾厚字體,像鳳凰振翅一般散落金粉與光絲,而它是一副會褪色的,能讓時間走過的痕跡附著在上面,一副會「老」的春聯。

  回到家我曾打趣地說,其實懶惰一點,把去年貼的雷射春聯擦一擦,又跟新的一樣,一點除舊佈新的感覺都沒有。這兩年換的雷射春聯至多就佝僂一般地蜷曲,那隨著光線而映射出來的絢爛色彩,像是加了防腐劑的美。但明明有些改變的,誰老了,又有誰長大了,過了一年的家,對面已經沒有補習班的孩子們下了課在後面空地上打籃球的嬉鬧聲響了,曾經空洞而破敗的原址,現在已經又蓋起了肩並肩的透天厝。只是誰還記得那片空地的一隅曾經有著一顆龍眼樹,每到結實的季節變一顆一顆掉下來,這些黑色眼仁看到的影像也一起爛在路上,發出一些腐敗的氣味卻習慣了的我們,也習慣忘了記憶或留下些什麼。

  沖天炮在白天亂飛,炸響著每年過年過完年。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