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單向度
  • 4905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台灣文學‧反省與思索(七)──「台」語爭奪戰



一場無謂的戰爭

  在蔣黃事件後,台語突然成為一個極具侵略性的名詞,我們可以從「台語文學不等於台灣文學」、「台語不是只有閩南語」等等回應當中,發現「一個台語,各自表述」的現象,問題也因此無法得到共識。但事實上,「台語」並不是「台灣
語言」的簡稱,蔣為文教授提出的「台灣語文」的概念也不只限於「台語」,卻不知為何引發了所謂「閩南沙文」的控訴,認為閩南語稱台語是對其他族群的壓迫?如果透過國家機器運作的華語可以壟斷、等同於「國語」,那為什麼閩南語在自然地、歷史的條件下被孕化為「台語」,卻被認為是沙文主義、不合理的一件事?比起正視國語中心之下,台語、客語和原住民語發展的頹勢,這樣的論爭有意義嗎?又,接受國語、反對台語的邏輯是什麼? 


◎閩南沙文主義?隱形的華語霸權!

  我認為建立在「台語」等於「台灣語言」之上的「閩南沙文主義」是否存在是值得商榷的,或許過去台語文運動和民族認同的高度連結下,確實對其他族群產生了某種程度的壓力,但今天台語文運動期望動員的不只是台語本身,還包括同為「台灣語言」的客語與原住民語,並未竊據「台灣語言」的共同概念,況且台語也只是在歷史過程中順其自然形成的名詞,如果在被壓抑的情境下,為了爭取更公平的環境與資源,就被視為「沙文」、「霸權」的話,是否更應該思考為什麼我們的國語是「華語」的問題?

  我們從未認真思考、懷疑過華語和國語之間理所當然的關連,透過政治、教育、媒體所建造出來的語言環境,標榜多元、尊重,但卻從來不曾理解台語文運動的現況,更遑論從學術層面深入了解與對話。一片積極的反對聲浪和消極的尊重包容當中,我們聽不到台語文運動以外的聲音,以真正期望共同實踐多元精神的態度,參與台語文運動的討論與調整。台語像是個一直受到苛責的孩子,只聽到「你不能這樣做」,卻沒有人告訴她「你應該怎麼做」。

◎族群必須建立互信基礎

  我們沒有經歷被迫噤聲的年代,更不曾質疑華語的正當與合法性,反而華語之外的台灣語言爭奪「台」語的同時,失去了向主流語言提出質疑的機會與力量。我們認為,台語文運動過去在「民族認同」上的高門檻,可能是讓其他族群望之卻步的原因,但如果作為「語文運動」,實在不應該在名稱和定義上玩文字遊戲,讓各族群失去互信的基礎和共識,作為這次論戰的主導角色,台語文運動如何化解「沙文主義」的指控,並在客語、原住民語之間形成一個有機的運動連結,是必須持續努力的目標,族群之間消除緊張的關係,並共同深入思考語文運動的運作,也是未來重建語文環境、與華語中心進行對話所必須的。我們也相信,一個運動的成功必須不斷的磨合與調整,但如何在價值的取捨之間得到共識,一定需要深入的了解與對話,思考真正的現實狀況,才能掙脫論爭的牢籠,在反省過後繼續前進。

本文刊登於20110621《極光電子報》254期。

按:這一系列的文章是幾位台文所研究生共同討論後的意見整理。我們認為在煙硝(假如有的話)尚未消散的當下,台灣文學的未來有更多值得被認真討論、好好瞭解的範疇,必須趁這次機會進行廣泛而深入的對話。我們並非指桑罵槐,但也絕不文過飾非,台灣文學的發展自一開始便走在反省與思索的道路。過去如此,至今依然。

王俐茹、江昺崙、楊傑銘、鄭清鴻、藍士博。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