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單向度
  • 4880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台灣文學‧反省與思索(八)──母語文學與社會的積極連結?



◎ 在蔣黃、蔣陳事件之後?

  回頭細數台灣文學所的成立過程,會發現她一路來立基在台灣文化、語言、文學等學科範疇的基礎之上。於是,台灣文學研究一直以來始終保持著積極、開放的態度,也與90年代台灣社會所強調的多元文化價值相互輝映。然而,就在台灣文學研究者自豪於跨越二元對立的論述空間,進而援引西方文學理論,強調跨領域、東亞、國際化的同時,蔣黃事件、蔣黃論爭卻突顯出台灣文學研究體制內部尚未處理好的體制盲點。

  社會大眾對於蔣黃事件、蔣黃論爭的關注往往只在「民族認同」與「語言認同」的相互連結,卻忽略了「台語文研究如何和台灣文學研究進行有機連結?」其實才是處理爭議的最主要關鍵。母語社團始終強調的是台灣語文與政治、文化認同上的直接關係,卻反而突顯出:第一、本土母語運動在學術研究和推廣論述上的不同步;以及,第二、台灣語文運動一直在學院內與其他知識範疇缺乏連結。上述兩項現況其實才是我們關心台灣語文時所應該留意的焦點,而不該只是著眼於個人之間爭論與否的硝煙!

◎ 本土母語運動在學術研究和推廣論述的不同步

  語文作為一項生活上的應用工具,不僅承載了人類的感情,也具備
理性論述的各種可能性。近幾個世紀以來,語文本身在民族主義的論述當中也一直扮演著凝聚認同的關鍵要素。然而,關於台灣語言研究的學術成果至今已有許多,不論編纂字典或提出台語文學史的研究框架等等,卻無法確切地傳達給大眾。這不僅抹煞了前行者的努力成果,也進而讓大眾在誤會下產生曲解。

  在過去的威權體制下,台灣語文運動藉由族群召喚語言記憶、認同
,確實是一種明確的抗爭方式。但是當時代推移,台灣社會業已進入多元文化的發展階段之際,過去的文化霸權並不會因為多元文化而消失,她在隱入社會底層之際,往往持續在各個方面形成影響。於是,乍看下各個文化狀似好像站在同一條起跑線上,卻仍然進行著一場民主但卻「不公平」的競爭。

  於是,如果台灣語文運動僅僅只以「單一族群」進行語言認同的召
喚,就難免落入其他族群的挑戰與質疑;或者說,如果台灣語文運動僅僅只用傳統二元對立的思維模式發展運動策略,也難以與擁有既往累積眾多文化資本的霸權論述進行對抗。於是,台灣語文運動面對這場注定不公平的戰爭,恐怕也必須用更「基進」的方式來擬定其運動層面的策略。

◎ 語文運動和台灣研究的連結

  母語運動或者台灣語文教育是否必須按照過去二元對立的思考模式
進行「平反」?或者說,與其透過排除、清除的動作去確立台灣語文穩固存活的現實條件,倒不如透過新聞、媒體讓台灣語文在日常生活迅速地與一般社會大眾產生連結。台灣民眾有母語新聞、母語歌唱比賽的節目,卻至今仍然缺乏正確的母語字幕,無非便是母語教育與現實生活脫節的最明顯例證。

  更何況,台灣語文教育與台灣文學研究往往各行其道,台語文研究始終都只是台語文研究,而無法與其他台灣學研究產生有機的對話、連結。台灣文學所的成立結合了文化、文學、社會、歷史、語言等各個面向,何以在成立之後只見到台文所頻繁地與其他學科對話,內部的連結與合作卻如此稀少,直至需要以衝突的方式才得以溝通?無非是最令人感到親痛仇快的結果。

  當前台灣語文研究與其他台灣學研究的脫勾,正好顯示出台灣文學研究體制本身猶待努力的方向。台灣語文研究其實在口述歷史、田野調查,甚至日治時期的台灣新文學等方面都存在著合作、運用的研究空間。台灣語文研究至今缺乏運用層面的論述、成果,甚至是與其他台灣學研究的合作默契,無法將語文和文學、文化、歷史等範疇結合以為台灣學研究開闢新局,絕對是台灣學研究必須處理的困境,而無法在幾回各說各話、各自表述的爭論中找到解決的方法。
 
本文刊登於20110628《極光電子報》255期

按:這一系列的文章是幾位台文所研究生共同討論後的意見整理。我們認為在煙硝(假如有的話)尚未消散的當下,台灣文學的未來有更多值得被認真討論、好好瞭解的範疇,必須趁這次機會進行廣泛而深入的對話。我們並非指桑罵槐,但也絕不文過飾非,台灣文學的發展自一開始便走在反省與思索的道路。過去如此,至今依然。
 
王俐茹、江昺崙、楊傑銘、鄭清鴻、藍士博。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