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單向度
  • 4893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台灣文學‧反省與思索(九)──本土化運動策略的另類思考



◎被政治綁架的語言教育

  在黃春明、蔣為文的台語爭議之後,後續仍有許多朋友、學者以不同​的立場表明對於台語以及多元文化教育的看法。然而,我所憂慮的事​情還是發生了,所謂的語言衝突最終還是在藍綠對立的統獨架構中成​為華語/台語、中國/台灣的對立局面。儘管這樣的分法是許多人不​願意見到的,但在部分簡化的說法下,台語文教育問題被迫提升為國​族主義層次的政治認同問題。

  不可否認的是,語言背後必然乘載著民族認同,但假若我們將語言使​用極大化的僅是等同於國族認同,將有礙於語言正常的發展徒增不必​要的對立與衝突,並且無助台灣多元語言政策的發展。很遺憾的是,​『黃、蔣之爭』從五月底開始之後,就朝著這個方向在演進,而無法​真正、有效的討論推動台語文學的相關問題。

  蔣為文教授日前參加台中本土社團的演講時,受到熱情民眾擁戴,並​有支持群眾拿著『台灣民族英雄』的海報聲援,呈現本勢力的大團結​一致對外討伐黃春明的景象。但我認為,如此的強力民族主義動員所​激化台灣內部的對立,無助於目前處於在野、弱勢局勢的台灣本土運​動的推展。除此之外,在中國意識的統派媒體強力傳播下,只會被污​名化的形塑為一群激進動亂份子而已。

  我們必須深刻的體認,2011年的當下已經不是民進黨執政的時代​了!推動台灣本土文化運動或是民族主義,已經不能以單刀直入的方​式進行。也因此,我認為,創造有利於本土文化生存的環境,將有限​的資源放在可以創造最大成效之處,將是我們應思索與進行的運動方​向。

◎友善的語言環境

  如果說,1970年代鄉土文化的勃興可視為台灣本土化運動的起漲​點,那至今四十年的本土化運動歷程在歷史的洪流來看仍屬年輕。可​喜的是經過眾人的努力,目前已累積不錯的成果,在全國各鄉村不但​有社區營造協會如雨後村筍般的成例外,教科書的本土文化教材相較​於過去也有長的進步。儘管我們都知道,這個社會對於本土文化、教​育仍不夠友善,在教材編列上也仍不足,這一些也是本土文化運動者​必須持續努力的地方。

  在語言方面,各族群意識的逐漸發揚連帶的使台灣多元語言教育逐步​在教育體制內落實,這除了各小學的母語教育之外,大學的台灣文學​系、台灣語言學系、客家語文學系相繼成立,更是將台灣語言教育推​向多元教育的新里程碑。

  而落實本土化運動中最核心的作法,就是創造友善的語言使用環境,​這將是推動本土化語言教育的重要方向,也是落實本土化教育最為重​要的環節。

  舉例來說,目前多元化的語言教育在台灣社會落實最成功、且最為有​效的,應屬捷運、鐵路等交通運輸工具的方言播報系統。透過各族群​方言的覆述、地名播報,讓人們對於陌生的他族方言有更多的認識。​而以我自身經歷來說,在一次餐會上認識一位新朋友(福佬人),當​他知道我是客家人後,在眼神中透露出對客家文化的喜愛。當我進一​步詢問他是否會說客家話時,他二話不說的以客語唸出淡水到台北車​站的捷運各站名稱,此舉令我驚訝不已,一個福佬人學習台語的方式​不是透過教育而是廣播系統。

  這件事令我對於台灣語言教育的推動有了新的體會,在教育體制的戰​場上我們固然要全力捍衛我們多元族群文化教育的立場,但與此同時​我們也必須在台灣社會創造出友善的多元語言環境,如此才能真正的​潛移默化的推展多元化語言教育。

◎培養台語文化的優勢產業

  從這裡我們必須認知到,對於台語來說,什麼是台語文化推動的強項​,而哪些領域又是台語運動推行的弱項?加強重點項目的培養,遠比​亂槍打鳥式的毫無系統發展更能突破華語霸權的壟罩。而我認為台語​流行歌曲是台語文化最為強勢的項目,也是目前在各文化領域中唯一​能夠和華語文化分庭抗禮的部份。也因此,推行台語流行歌曲透過流​行音樂的潛移默化,將可創造出友善於台語文化推行的環境,進而也​使台灣本土文化在台灣的扎根更為深刻。

  許多年輕一輩的朋友不見得會說流利的台語,但每個人在KTV卻至​少會唱一、兩首台語流行歌曲。台語流行歌做為年輕人、一般社會大​眾學習台語、台灣文化的媒介,應當成為我們著手推行的優勢產業,​加強培養台語歌手、作詞、行銷人才,透過流行文化來建構台灣本土​文化是我們必須努力的方向。

  一個流行偶像的影響力有多大?這東西很難有明確的精算,但我們可​以從出版界的例子來做說明。近年來台灣文學界裡暢銷作家當以駱以​軍為代表,而駱的新作《西夏旅館》在台灣的銷售量約莫為1萬本。​我想這樣的數字應該是台灣文學經典中的銷售最大量了!反觀,台灣​的偶像團體『飛輪海』近來有兩位團員都推出偶像旅遊書,人氣團員​汪東城銷售量達5萬本,而人氣在四位團員中排名三或四名的辰亦儒​也有2萬本的銷售數字。從這樣的銷售數字,我們可以反思什麼?我​們本土文化運動的推行策略又應是什麼?

  我為何舉這個例子,就是希望凸顯進入大眾市場推行本土文化運動的​重要性,並說明偶像、歌手、運動員對於民眾的影響力是遠勝於作家​、學者的。曾雅妮在LPGA奪冠時說出:『我來自台灣這一個小國​家!』這簡短的一句話,雖說微不足道,但卻是台灣獨立建國的朋友​們內心中盼望的事實:向世界證明台灣是以一個國家的方式存在!但​台灣之光­­──曾雅妮,一個高爾夫球選手,在得獎感言時卻做到​全台灣政治人物都做不到的事情,在自己國家的國旗底下說出自己的​國名­──『台灣』!全世界可能有數百萬以上的觀眾,因為曾雅妮​知道台灣這一個國家,其影響力遠超越我們用龐大的經費拓展外交邦​交國,或是年年花費巨額資金在國外買廣告。這就是軟實力!如何將​本土運動細緻的鑲嵌在大眾文化、流行文化之中,不著痕跡的將文化​運動置入其中,這才是我們本土文化運動者必須思索的方向。

  身為年輕一輩的本土運動支持者,也許在此的言論僅能代表自己一人​而已。但以自身的經歷可以知道,我們這一代青年對於台灣政治想像​與五十歲、四十歲,甚至是三十歲以上的長輩們都有極大的落差。在​我們的生命裡對於戒嚴體制毫無印象,有印象的可能是921事件、​政黨輪替、以及陳水扁總統洗錢的新聞。這與經歷過美麗島事件、解​嚴、廢除刑法一百條、野百合學運、廢除萬年國大的長輩們,對台灣​的政治想像有極大的落差。

  我們無法認定誰是誰非,特別是在勝者為王的時代,失敗者的歷史通​常是一頁空白。面對未來,本土文化運動的推展必然仍是困難重重,​如何有效的推展台灣本土文化,並讓青年世代珍惜、體認民主自由的​普世價值,甚至是願意以自己的母語說自己的話,這是我們要一起努​力的方向。

  讓更多的對話凝聚成共識,讓更多的共識形成台灣本土文化發展的新​希望!
 
本文刊登在20110705《極光電子報》第256期。

按:這一系列的文章是幾位台文所研究生共同討論後的意見整理。​我們認為在煙硝(假如有的話)尚未消散的當下,台灣文學的未來有​更多值得被認真討論、好好瞭解的範疇,必須趁這次機會進行廣泛而​深入的對話。我們並非指桑罵槐,但也絕不文過飾非,台灣文學的發​展自一開始便走在反省與思索的道路。過去如此,至今依然。
 
王俐茹、江昺崙、楊傑銘、鄭清鴻、藍士博。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