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單向度
  • 4912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隨筆] 關於父親的年少時光



  一支紅杏出牆來。

  某日無意間在爸媽房間的書架上發現了一本陳舊的剪貼簿,抖落的灰塵讓我不禁打了幾個噴嚏。紙張氾黃、凹浮、起皺,裡面那些被收藏著的字句當然更黃,甚至接近褐色。

  一打開封面,背裡就寫上了葉紹翁〈遊園不值〉傳世的末句:一支紅杏出牆來,旁邊畫了一朵難以確定是不是紅杏的花從牆上「長」出來。字應該是倚著直尺一筆一劃刻出來的,花也是,因為那些藍色的墨跡乾淨得沒有一絲猶豫或岔亂,所以我想,大概是真的像劃線一樣寫出來的吧?

  我記得小時候也曾經在習寫生字時把尺墊在字大約坐落的底邊,然後當字寫到最下面的時候,總會順著尺畫成一條線,像是「又」、「攴」的最後一劃,就會硬生生寫成一個角度,為此還被老師叫去訓了一頓。其實我不覺得那樣寫特別美,或字會站得特別穩,只是當時大家好像都那樣寫?我也與時推移罷了。

  但我未曾問過老爸為什麼要那樣寫字,為什麼要那樣「畫」了這朵花,又為什麼在年少輕狂的時候寫了葉紹翁的這詩句?是指和老媽的相遇?或是,也只是詩人般的一時感興。

  在我國小的時候高屏區辦了一次區運會,只要在各大比賽的地點完成蓋章,就可以兌換一份精美禮物(其實是吉祥物嘟嘟猴的貼紙)。那時候老爸帶著還只有他身高一半的我和弟弟一起到各大賽事場地蒐集印章,其中一站就是老爸的母校--屏榮商工(現為屏榮高中)。

  我們是從後門走進去的,那個入口像是只為在這裡待過的人而開,藏在社區和學校交界而成的死胡同裡,黑色的鐵門和茂密的樹蔭所構成的空間,需要那些已經逝去的青春當作咒語,才得以被允許重返現場如同過去進出這裡的,那些輕狂不羈的身影。

  在老爸的帶領下,我們一大兩小來到了體育館,好像是看排球比賽吧?真的忘了,只能從公園的紀念碑想起這場曾經熱鬧全縣的盛會。唯一沒忘的是,老爸走進校園時的沉默,在我的視線之上的那些不語的片刻,是否回到了穿著制服時候的那個自己,在校園漫步的放空中又想著哪些浪漫?

  像是一朵紅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